疯狂小说 > 侦探推理 > 朕的皇后不会宫斗 > 章节目录 86、树生双花落浮岛溶血钓湖草(第1页/共3页)

章节目录 86、树生双花落浮岛溶血钓湖草(第1页/共3页)

 热门推荐:
    湖心处有一小岛,不过方寸之地,历经多年缠绕生长在一起的古楝树和三角梅,早已不分彼此,两棵数的树干早已合为一体,枝头上开满了红色的和白色的花朵,远远望去,竟像是一树生两花,唯美浪漫,互相守护,互相依恋。

    飘摇的船儿在风中打着旋儿,不知要被带往何方。

    穆连榕拾起脚边的长绳,在端口处打了个圈儿,尾端系在船檐之上,另一端用力抛向小岛上的枝干处,小船受到长绳的拉力,停止了移动。

    穆连榕顺着绳子的力量,将船慢慢拉向岛边,随后一跃而起,跳落在岛上。在岛上寻了个粗壮的长枝,系在绳子上,然后将其插入土壤之中,将船彻底固定,不会随风飘走。

    “上来吧。”穆连榕轻唤船上的两人,并伸出手去接她们。

    两人看着穆连榕不慌不忙,一脸镇定的样子,早已将她当作了主心骨。拉住穆连榕伸过来的手,小心地从船上跳到了地上。

    这个岛很小,十步便能从这一边走到那一边,但是这株双生树却坚挺地立于此处,生机勃勃。

    方婉婉小声道:“姐姐,现在该怎么办?”

    穆连榕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不能再任由小船漫无目的地飘摇,我们先在这里稍作休息,让我好好想想。你们如果有什么发现也说出来,大家互相交流交流,说不定会有出路。”

    方鸢尾道:“一路过来,除了水,就是水草,没什么特别的。”

    穆连榕道:“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歌声?”

    两人一怵,皆是摇头。

    “那,你们有没有听过什么民谣,像是这样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两人还是摇头。

    方婉婉道:“我从小到大歌谣听了不少,但却没听过姐姐说的这首。”

    “是吗?”穆连榕暗自纳闷,自己刚刚醒过来的时候耳边确实响起了这首歌谣,但是她们俩却说根本没听过,这可就奇了怪了。

    方婉婉又道:“姐姐,我听说这里的水草会吃人。”语气中满是恐惧和惊怕。

    “哦?”

    “是,是听我爹爹说的,爹爹说,隔壁的大娘就是被这里的水草拖进水里吃掉的。”

    穆连榕皱眉,这里沼泽吃人的传闻她也听了不少,非常古怪,过往的飞鸟会被水草拉入河中,上面不会有任何活物,而且船行淹没,无法通行。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穆连榕撷一枝红花,丢置于水面之上,水底蜿蜒出青绿色的水草,将残花卷入水中,无声无息,无影无踪。这一系列的动作发生之后,水面又恢复了平静。

    穆连榕从船上又拿出一根长绳,自己手执一端,另一端抛入水中,并无任何反应。穆连榕将绳子拉起来,自己的手腕处伤口未愈,渗出丝丝血迹,穆连榕心下一狠,将自己的鲜血滴于绳子的一端,然后放入水中。没想到,这一次,这些水草像疯了一样,摇摆着它们那柔软的身段,一窝蜂地向长绳末端席卷而来,力道之大,像是要把这根毫无生命力的绳子吞噬一样。

    穆连榕感受到绳子处传来的强力,大喝道:“过来帮我!”

    方鸢尾和方婉婉听到命令,当下也不敢懈怠,和穆连榕一样,抓住绳子的另一端,使劲往上带。

    三人一起发力,将长绳牢牢握在手中。

    “听我的,我数一二三,一起发力。”

    “好!”

    “一、二、三!”

    长绳出水,三人皆是精疲力竭。入水的那一端被拉了回来,顺带出了许多水草。它们不像是植物,而更像是某种动物,死死地攀附在绳子上,即使被连根拔起带出水也仿佛还有生命力一般,在地上扭曲着,移动着。

    “啊!”方婉婉吓得捂住了嘴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恐怖的东西,又生性怯懦,竟然被吓得有些腿软,方鸢尾走上前去扶住了她。

    穆连榕又去树上折了一根树枝,这玩意儿诡异的很,她可不敢直接上手去碰。她拿住树枝的一端,用另一端拨弄着地上的水草,它们仍然死死地缠绕着绳子,对这根树枝无动于衷。

    “呵呵,有趣。”穆连榕轻笑,心中有了一丝了然。

    “榕姑娘可是想到了什么?”方鸢尾看着穆连榕一派自信的模样,小声问道。

    穆连榕摇头:“我并不确定,让我再想想。”她蹲在一旁,维持着拨弄水草的姿势,看起来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玩具。

    方婉婉和方鸢尾听到这话也不敢再打扰,她们只看到了这湖中水草的恐怖,其他的事情,一无所知,也想不到什么办法。

    “这是什么?好像有些熟悉?”水草被拉起来后,带上了许多湖水,将面前的这一块儿区域都打湿了,浮灰被水浸湿扩散开来,隐隐有图案显现出来。

    穆连榕将水草拨到一边,将底下的图案完全暴露于视野之中,像是一个法阵。

    方鸢尾走过来,也看到了这个图案,说道:“是八星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