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小说 > 侦探推理 > 朕的皇后不会宫斗 > 章节目录 118、龟山来者物极必反五行可修(第1页/共2页)

章节目录 118、龟山来者物极必反五行可修(第1页/共2页)

 热门推荐:
    飘飘渺渺,如虚无幻境,来人一袭蓑衣,头戴斗笠,于清晨的雾气中走来,一手提着一条鲜鱼,姿态模样倒似普通渔翁,却自成一副道骨仙风之气。

    穆连榕从蓝君逸身后走出,瞧这老翁的姿态,仿佛在哪儿见过一般。

    那老翁开口道:“高人谈不上,不过是山野之中一普通渔夫罢了,瞧着这边有炊烟,便想来讨口茶吃。”

    “那请问阁下怎么称呼?”蓝君逸并没有放松警惕,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探究。

    “老夫有个诨号,名唤‘渡缘’。”

    穆连榕道:“肚。。。。。。肚圆?”说完还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老翁听闻,并无气恼之色,反而大笑起来:“此‘渡缘’非彼‘肚圆’,渡河的渡,缘分的缘。”

    穆连榕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闹笑话了。

    蓝君逸道:“我们正准备去吃早茶,可否有幸请渡缘大师一起?”

    渡缘道:“如此甚好。”

    茅屋虽破,但桌椅茶几一应俱全,穆连榕引渡缘至客厅,小壳早已将做好的早饭摆放好,穆连榕唤小壳一块儿来吃,小壳却道已经吃过了,见家里有客人,便接过老翁手上的鲜鱼,说要再去做个菜。

    老翁见此颇为赞许:“这小孩有眼力。”

    穆连榕见此也不再勉强,主动替渡缘和九郎盛了饭,屋子角落的缸中,有新酿的米酒,穆连榕也盛了来,道:“乡郊陋室,招待不周。”

    老翁眯着眼睛颇为享受,连连摇头,道:“甚好甚好。”

    蓝君逸问道:“渡缘大师从何处来?”

    “大师二字,严重了,严重了。”渡缘喝着米酒,有些微醺,并未回答蓝君逸的问题,只是感慨道:“这里,好久没人住了。”

    穆连榕道:“渡缘大师认识这里曾经的主人?可知他们到何处去了?”

    渡缘却依旧摇头,好似并未想要回答他们的问题,只是掰着指头自语道:“十年,二十年,不,三十年,时间过得真快啊,老朽都忘了多少年了。”

    蓝君逸和穆连榕面面相觑,疑惑不已,这老翁莫不是醉了?几碗米酒不至于吧?

    老翁却突然睁开双眼,看着坐在面前的两人,暗自打量:“像,真像,真像啊!”

    “像什么?”穆连榕小心问道。这老翁有些胡言胡语,让人摸不着头脑。

    下一瞬,渡缘却双手突然发力,一边一个,分别握住蓝君逸和穆连榕的腕脉,干枯黑黝的指甲仿佛要嵌入皮肉,让人无法动弹。

    蓝君逸和穆连榕不敢妄动,却同时感觉到,一股寒流至经络流向周身的穴位,贯穿全身,穆连榕嘴唇发紫,冻得瑟瑟发抖。蓝君逸看起来稍微好些,但是身上却也僵化不已。

    不知过了多久,穆连榕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仿佛赤身裸体置身于冰湖之中,所有的感官在寒水的冲刷之下渐渐失去了知觉,自己好像要超脱了。

    终于,老翁放开了两人,蓝君逸身体不支,侧倒在饭桌之上,而穆连榕直接摔倒在地上。

    蓝君逸勉力唤回自己的神思,强撑着,走到穆连榕身侧,想将她扶起,可是自己的力量仿佛一下子就被抽空了一样,自己也跌落在地。他望向老翁的眼神中有凶光:“敢问阁下,这是何意?”

    穆连榕缩在地上打着哆嗦,蓝君逸将她抱住,瞧着她的意识已经开始逐渐涣散,嘴里不住地说着:“好冷,好冷。”

    老翁瞧着他们二人,好像依旧在自语:“像啊,真像!”

    蓝君逸还想质问些什么:“阁下。。。。。。”

    “不用担心,一刻钟便会恢复。”老翁说完这一句便不再言语,自顾自地又舀了一碗米酒,喝的颇为惬意。

    蓝君逸看着他,将信将疑。

    果然,不消一刻钟的时间,他便感觉自己的力量回来了,不似原先那般没劲。他瞧着穆连榕虽然还未完全清醒,但身上的症状亦有了好转,只是手脚依旧冰凉。他将她抱回床褥,将被子掖好,转头问道:“这是为何?”

    “这女娃娃天生没有五行,自然受不住这水行之力,还要过一会儿才能完全清醒。”

    “在下亦无五行。”蓝君逸说道,他们都没有五行,为何榕儿的症状要比他严重许多。

    “你不过是后天丧失五行,本行属水。”

    这老翁说的没错,他以前虽是五行皆优,但出生时最初始的五行之力便是水行之力,其他四行不过是在后天的不断探索学习后,打通了关窍,终已五行并行。世人皆道五行皆优是修行的天才,殊不知他在此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冷静之后,蓝君逸看出这位老翁并无恶意,若是想要致人于死地,那方才便是最好的机会,他好像只是单纯地在探查他们两个的资质而已。

    蓝君逸微微拘礼:“前辈。”

    渡缘道:“这女娃娃曾经被霸道的水行之力侵蚀过,你莫不是为了救她才散尽五行之力?”

    “前辈一眼看破,晚辈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