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小说 > 侦探推理 > 朕的皇后不会宫斗 > 章节目录 140、高人讨茶暗生自责无能为力(第1页/共2页)

章节目录 140、高人讨茶暗生自责无能为力(第1页/共2页)

 热门推荐:
    小壳放下碗筷,说起自己今日的听闻:“听说是霜枫林的少主方婉婉当着众族长的面大闹正德殿,说要废了一方之地的规矩,与半夏区的少主方治庭缔结婚约,城主大怒,让霜枫林林主带方婉婉回去闭门思过,不许外出。更是治了霜枫林林主一个教导无方之罪,罚了半年俸禄,连带着霜枫林的百姓也跟着遭了殃。”

    穆连榕道:“方婉婉和方治庭不能在一起吗?”

    “八族直系血脉历来都是独生,并且不能通婚,这是千百年来立下的规矩。”

    穆连榕点点头,接着问道:“霜枫林的百姓糟了什么殃?”

    “一方之地四方八族,各司其职,仙茗管春花美茶,半夏管粮米水渠,霜枫管瓜果蔬菜,冬藏管冰封冷藏,半夏区因沼泽受灾,粮米产量急剧下降,城主此次便限制了霜枫林的粮米供给。另外,城主还下令封禁霜枫林,在通往霜枫林的各条道路上安插精良的守卫,禁止任何人进入或者外出,私自交换粮米,违令者斩。”

    穆连榕感叹道:“就因为方婉婉的口头过失,便这么惩罚霜枫林的百姓,未免太过分了些,有些小题大做了。”

    “我也不知道城主怎么想的。”小壳摇摇头,将自己的见闻说与她听:“城主说霜枫一方思想不纯,有违祖训,不守方规,恐遭灾祸,便请了许多老师前往霜枫林传道讲学,让霜枫林林主什么时候把百姓教导好了,什么时候才能解除禁令。”

    穆连榕啧啧道:“这个城主,稀奇的很,就不怕霜枫林造反吗?”

    “造,造反?”小壳捂住自己的嘴,一脸不可置信:“姐姐可千万别说这两个字,叫外人听见了,可是死罪。”

    穆连榕点头,了然道:“好的好的,不说不说。霜枫林自产瓜果,限制粮米只会让饮食单调许多,应该是饿不死人的,造反倒还不至于。”

    “姐姐,你又说了。”

    穆连榕笑笑,放下碗筷,示意自己吃饱了。小壳连忙起身,将桌子上收拾一通,然后去洗洗涮涮。

    蓝君逸全程只是听着,也不插话,待小壳走后,才开口道:“你怎么看。”

    穆连榕道:“历代君王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总会想方设法的设立统一的标准,制定严格的规章,麻痹百姓的思想。”

    蓝君逸看着她,眼中有一丝赞赏。

    “我看城主也不像是霸权欺凌之辈,我也搞不懂他此举是何意?一方之地在他的治理下,虽说没有繁荣昌盛,但也没有饿殍连天。不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暂且观望看看吧。”

    蓝君逸道:“你倒是对帝王之道有一些见解。”

    穆连榕笑道:“见解谈不上,不过,我始终认为,得民心者才能得天下,城主此举,实在是有悖民心。”随后又脱口而出,感叹道:“太子哥哥以前就很得民心。”

    蓝君逸脸上出现一抹黯然,站起身来,走回房中。

    许是触碰到了伤心事,蓝君逸不再与她交谈,穆连榕也识趣地不去扰他,走到厨房去帮小壳收收整整。

    月色挂上枝头,穆连榕回到房中,准备休息,却发现蓝君逸早已进入了梦乡,他不是才醒没多久吗?怎么又睡了?

    穆连榕侧着身子看着他的脸,每日例行感叹人间尤物。他的神色一下舒缓一下紧张,眉头时平时皱,变幻莫测。

    穆连榕盯着他的睡颜,小声道:“做梦了吗?梦到了什么呢?”

    他的眼角突然滑过一滴朱泪,顺着俊秀的面庞,滴落在枕头之上,穆连榕的心都揪在了一起,他的神色突然变得苍凉且绝望。她从来没有见过他落泪,这是第一次,还是在睡梦之中。

    穆连榕轻拍着他的背安抚,他却突然像个小孩一样,钻进了她的怀里。他的身躯对于她来说有些魁梧,她环抱着他,一下一下地轻抚着,心中升起一丝怜爱之情。

    你的过去是怎样的呢?有很多苦痛吗?你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

    穆连榕不知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日起床时,只觉得周身动弹不得,特别是胳膊,昨晚都被压得麻木了。他还在睡着,穆连榕小心将自己的手臂从他的颈间抽离出来,使劲揉了揉。

    推门出去,厨房已经升起了炊烟。她走到河边,收起昨天在河边布下的鱼网,没什么收获,只有几条小的不能再小的虾米和鱼苗,网一收起,那些虾米鱼苗就因为身形太小从渔网中漏了出去。

    河面上朦胧着水汽,远处好像有一人影晃动,他撑着一叶扁舟,越来越近。

    是渡缘。

    穆连榕站在河边,看着他越来越近的身影,不为所动,他从船上跳下来,手中还提着两条鲜鱼。

    “渡缘大师,有何贵干?”穆连榕对他没什么好感,虽然是他引导他们上龟山的,但是在途中,渡缘却一直在诱惑九郎抛弃自己,这口气,怎么也平不了。

    渡缘却笑地满面慈祥:“来讨杯茶喝。”

    有朋自远方来,记念着他也算是对九郎有恩,穆连榕没有拒绝,带着渡缘回到茅草屋,招呼他坐下,替他倒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