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小说 > 侦探推理 > 和离后,战神王爷哭着跪求我回府 > 章节目录 第227章 苏玉莲的故事(第1页/共2页)

章节目录 第227章 苏玉莲的故事(第1页/共2页)

 热门推荐:
    提起赵晋,苏玉莲的情绪忽然有了很大的波动。

    她睫毛颤了颤,然后闭上了眼睛,似乎强行压抑自己的情绪。

    叶潇潇一直没有追问,给了苏玉莲平复情绪的时间。

    半响,苏玉莲缓缓睁开眼睛,沉重地开口:“他呀,他这个傻子,他被我父亲送走,我不知道父亲

    将他送到了哪里,但我知道,他还活着,他活着我就开心,我在夏国的皇宫中同皇上虚与逐迤,我将沉

    渊送出去,就是不想让人怀疑他的身世,我远远地看着沉渊,想到他的父亲在远处,一个我不知道的地

    方活得好好的,我就安心得很。”

    “在宫中,我扮演了温柔娇嗔的莲妃,扮演这同我完全不一样的角色,是因为我将真实的自己藏起

    来,只留给我最爱的那个人,那个人啊,从小就古板,不禁逗,别人都不喜欢同他玩,只有我喜欢逗

    他,他也只喜欢我。我在夏国宫中的时候啊,在我心中,在我梦中,每一天我都是和他一起度过的。”

    “我和他在一起好轻松啊,好开心啊,别人看着他那张冰块一张的脸,都觉得害怕,可是我不,我

    觉得很可爱,我看得到他心中的孤独,还有羞涩,所有的我都懂他,就连他要去死我也懂他,没有拦

    他。”

    说到这里,苏玉莲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哗啦啦地留下来,从她的眼角流到下颌,再从下颌滴到

    衣服上,流个不停。

    脸上的泪水横流的时候,苏玉莲继续说着:“我的身份夏皇一直知道,他知道我心中有当年燕国的

    太子,对于沉渊一向不是很信任,从很小的时候,他就让沉渊跟着上战场,那一年,沉渊十岁,还在战

    场上,我收到了父亲的消息,说是赵晋想要见我一面。”

    “我也不知道我想不想见他,其实在我心中我每天都在见他,他是我的丈夫,我是孩子的父亲,每

    天都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在父亲消息传来的时候,我心中其实是慌乱的,我知道,他已经不能满足苟且

    地活着了,他想要有所行动。”

    “我想办法出了宫,去见他,他满脸的胡桂,憔悴的容颜,我看一眼就心疼了,忍不住去抱他,他

    还是和以前一样说我不正经,但却紧紧地回抱住了我,我们抱了很久很久。”

    “来的路上我在想,我要告诉他,好好活着,什么都不要想,我们的孩子十岁了,但是见了他,我

    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我知道这十年来,他隐姓埋名,保得了一条性命,但他不开心,活得很不开心。”

    “他放不下全家被杀的仇恨,放不下所有的人,放不下心中的仇恨,他要去刺杀燕皇,报仇!"

    “他走的时候,我没有哭,我说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可是他走后,我的泪就没有停过。”

    “我没有回宫,一直在等消息,直到三天后,传来他刺杀失败的消息,据说,他被燕皇抓住,凌迟

    百刀后,又五马分尸,他受尽了折辱"

    苏玉莲的嘴唇颤抖着,喉头哽咽得不行。

    “听到这个消息,我崩溃了,我宁愿他死得干脆,一刀毙命,想到他受了那么多的罪,我在想,他

    多疼啊,他这个人,疼的时候也不会哭,只是忍着,手上的筋膜都要跳起来,他不喊,他不哭,以前,

    受了刀伤的时候,他咬着牙忍痛的样子,我好心疼,那时候,我对他说,你哭出来,哭出来就好多了,

    他还是不哭,到最后倒把我心疼哭了。”

    “我听到他的消息,我说,你这是要把我疼死啊。”

    “我父亲见我难过,问我要不要用莲花教的忘尘丹。

    忘记前尘,重新开始。

    我痛得不行了,答应了父亲。

    这些年,我忘记了所有,真的快活了很久啊。”

    苏玉莲说完,眼神看着不远处的虚空,久久久久没有再说话。

    所有的事情都清楚了。

    司沉渊的身世清楚了。

    叶潇潇自己的身世也清楚了。

    原来他们两个有杀父之仇啊。

    叶潇潇在心中苦笑一声。

    她知道,她应该就是老周带走的那个燕国公主。

    她的父母就是如今燕朝的皇帝和皇后。

    而司沉渊的父亲,刺杀自己的父亲,自己的父亲将五马分尸。

    叶潇潇的心头忽然有点梗。

    她抬手拍拍自己胸膛,想要消散心头那些烦闷的感觉。

    怎么回事?

    本来就是跟司沉渊井水不犯河水了。

    等她这个身体彻底不能用了,她回到自己的身体中。

    同司沉渊就再也没有关系,永不再见了。

    难过什么呢。

    外面,蔡家的宴会还在继续,热热闹闹的。

    司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