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小说 > > 我的马甲,尔等也配 > 章节目录 第70章 不能平白被人诬陷殴打了谁啊,怎么也得证明一下不是么(第1页/共2页)

章节目录 第70章 不能平白被人诬陷殴打了谁啊,怎么也得证明一下不是么(第1页/共2页)

 热门推荐:
    应该早点让裴星辰表演的。

    “妈!”刚取药回来的裴年,一把将裴伊伊拽到自己身后,“你在说什么呢妈?”

    碍事。

    裴伊伊将裴年扯开,郑重其事道:“裴太太,你写个协议,我马上就把户口迁走,保证不多呼吸裴家一口空气。”

    见陈玉兰有些被吓住,她赶忙上前一步,压低声音:“三十年前的事若想不被人知道,你最好早点写好这份协议,裴家的一切我都不要,我可以一个人安静彻底的滚蛋。”

    陈玉兰彻底愣住,上头的脑袋仿佛被人泼了冷水,没那么热。

    她嘴巴一张一合,却没说出字来。

    但裴伊伊觉得,从她那心虚的表情里判断,自己已经成功一半。

    三十年前看来是真的发生过什么大事,大到陈玉兰一点也不想被裴天南知道的那种。

    裴伊伊心道:有点意思。

    不远处的裴天南没听到那些话,他低声呵斥:“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闹?”

    他审慎的目光从裴伊伊身上扫过,又看看病床上哭哭啼啼的裴星辰。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网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爆料。”裴天南压着火气,“你给我实话实说,你是不是招惹了沈夏安?你真的和他谈过恋爱?”

    裴星辰坐在床上,手上打着吊瓶。

    她委屈的眼神环视一周,什么也没回答,抱着被子哭了。

    “哭哭啼啼,就知道哭哭啼啼!”裴天南怒气上涌,“你这几滴眼泪要是能把股价哭回来,让我对股东有个交代,我给你开个专栏直播你哭!”

    他话越说越硬,猛然起身,转身就走。

    陈玉兰坐在床边,看看裴天南,再看看裴星辰,欲言又止。

    最后是裴年先开口:“伊伊……你也先回去吧。”

    他露出难得的关心,瞟了一眼裴星辰,小声又说了一遍:“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

    “凭什么?”裴星辰抬起头,泪水挂在脸上,死死盯着裴年,“为什么让她回去?二哥,是她推我啊,是她把我从楼梯上推下来的啊!”

    裴年注视着裴星辰,眼眸微微低垂。

    看吧,面对裴星辰的时候,他根本不讲究证据。

    裴伊伊“噗”一下笑了。

    她已经连解释都不想解释。

    没有解释的意义。

    忽然,裴年开口:“真的是伊伊么?裴星辰,我不信的。”

    病房里一片安静。

    裴伊伊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惊讶的眼睛都撑大了。

    呵?今天这是唱哪一出啊?

    病床上,裴星辰更是难以置信:“二哥……我现在这样,伤了头,包着绷带,输着液,你却说你不相信?”

    裴年也没解释,只是点了下头:“我不相信,而且你大哥也不会信。他没来,不是因为公司忙,是因为他和我一样不相信。”

    裴星辰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消息,坐在床上说不出话来。

    “星辰……”裴年想说什么,他回头看一眼裴伊伊,最后还是摇摇头,说了一句,“算了,你还是想想怎么应对网上的言论吧。这件事爸爸很生气,大哥也不比爸爸气得轻。”他说完,有些无奈的补了一句,“你选择这个时间跳下来,就没想过网友会说你什么么?”

    直到此时此刻,裴星辰依旧一脸迷茫。

    她跳下来之后摔成轻微的脑震荡,有一两个小时都迷迷糊糊,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听到裴年的话,这才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失控。

    既没把推人的帽子按在裴伊伊身上,好像还把自己也给搭进去了。

    “裴年,你这话也说的太重了,星辰现在在养病,她需要休息。”陈玉兰起身,一边将裴年往病房外推,一边冷冷看了眼裴伊伊,“我有话问你。”

    她说的话,其实就是兴师问罪。

    “你二哥神经病,该问不问,但我要问,你为什么推星辰下楼?”

    “对啊!”裴伊伊反问,“我是有病么,要推她下楼?”

    这一个反问把陈玉兰问愣了。

    她情绪上头,咬牙切齿道:“你是太聪明了!你知道网友不会放过她,你们读书时那点事都会被翻出来,这样她和傅家之间的婚约就难了!对不对!?”

    说真的,陈玉兰这一番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

    “如果星辰的名声臭了,那嫁入傅家的人就会是你……”她越说越真,“裴伊伊,你可真是心肠歹毒,处处算计啊!”

    裴伊伊咂嘴。

    这优秀的逻辑自洽能力,不管怎么都能得出她歹毒的结论来。

    “你就没想过,如果事情曝光出来,我和沈夏安小时候的婚约肯定会被挖出来,傅家那里我就有机会了?”

    陈玉兰真没想过,两只眼睛透出清澈的愚蠢。

    人和人的认知可真是个玄学。

    裴伊伊无奈,敷衍道:“啊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