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小说 > 侦探推理 > 千金不换:寡妇带娃王爷求二嫁 > 章节目录 第11章 你不是秦烈(第1页/共3页)

章节目录 第11章 你不是秦烈(第1页/共3页)

 热门推荐:
    秦义和黄彩云在房间里聊了许多,直到小秦晧忍不住来催促,秦义才对黄彩云说:“你的事先不用急,会有转机的。”

    “嗯!我爹还在跟那老头要价呢,还有一些时间,我先回去了。”黄彩云一时把自己的烦恼放在一边,心里尽是秦大哥诗姐姐那神仙眷侣般的恩爱画面。

    与小秦晧授业,在厨房生火切菜,一桌吃完午饭,秦义都一直神色如常。

    只等小秦晧去睡午觉,柳如思准备出门时,他才一把将她拽住。

    “我还没换药。”

    柳如思扯了几下也没把手腕抽出来,只得皱着眉回答:“为何不换,我让彩云来帮了。”

    “男女授受不亲!”秦义理所当然的说,见她皱眉,不知是不是自己握得太用力了,就放松了一些。

    但柳如思顺势就将手抽了出来,并且状似自然的背在身后,语气平静的说:“也是,我虽为女子,但也是医者,且已有婚育,便忘了彩云是不一样的。是我没想周全了,走吧,我给你换。”

    本想借此发作一番,可柳如思一段话柔中有度,堵得秦义什么火也发不出来。

    好似一切如常,给秦义换了药和纱布,柳如思转身就要离去。

    “等下,你要去做什么?”秦义连忙喊住她。

    柳如思停住脚步却没转身。“我去给牛割一些青草。”

    秦义走过去绕到她面前,看着她说:“别这样劳累了,要不去买个下人吧。”

    “我家虽不贫困,可也没富裕到能养下人的地步。”柳如思面无表情的说。

    秦义转身从一直放着他物品的椅子上,翻出一个花纹繁复描了金线的墨色钱袋,他直接将钱袋递到柳如思手上。“干农活的下人不会太贵,如果签的是死契,就是一次买断终身,生死嫁娶就都由你安排了,哪怕往后不给月银也无碍。”

    手上的钱袋子沉甸甸的,前日她收了那十两金,而这钱袋子约莫有五六倍重,一两金换十两银,不知是否全是金子…

    柳如思不由得吐槽,古代的有钱人体力真好,揣着好几斤的东西到处跑。

    她知道一些买卖下人的事,村里就有人家过不下去,把女儿卖去当丫鬟的。但在大夏朝,一个小丫鬟三四两,一个壮丁五六两,人还不如一头牛值钱。

    又颠了颠钱袋子,柳如思把它放回椅子上,对秦义笑着说:“我先考虑一下,家里添人不是小事。”

    见秦义又要说什么,柳如思先一步说:“割草不是什么体力活,就算买下人也不能马上就买到的,但牛今天明天还要吃呢。”

    柳如思说完就快步离开了,秦义看着放东西的椅子,莫明的觉得自己在她面前一无所有。

    他的玉冠、扳指、钱袋等等财物都放在这儿,母子两都未曾翻动过一下…可见是对他们毫无吸引力。

    他能给他们什么呢?权势吗?且不论她们是否需要,若暴露身份,他又该如何成为秦烈。若他不是秦烈,他如何能触碰她入骨的痴情…

    他羡慕秦烈能有温良聪慧的儿子!羡慕秦烈能得美艳动人又兰质慧心的女子钟情!每从柳如思身上发现一处好,他的羡慕就会多几分!

    直到变成了嫉妒!变成了觊觎!变成了想取而代之!谁让他偏偏又有替代秦烈的契机呢?

    哪怕是偷,他也想偷到这千金难买的稀世珍宝。

    山村的日子总是平淡,在每日的鸡鸣犬吠中就溜走了,转眼已是将秦义从山上带回来的第十二日。

    “今天可以拆线了。”柳如思判断秦烈背上的伤已经良好愈合,腿上的伤可能会差一点,但把线拆了也不影响了。

    “拆线?”秦义有些疑惑不解。

    柳如思不由得勾唇笑道:“我不是用线把你的伤缝起来了吗?线只是帮助你的伤口闭合,现在你的伤好了,可以把线拆掉了。”

    “伤好了吗…这么快?”伤快些好本是好事,可秦义觉得有些不安…

    “原本还能提前两天好的,你老是活动,伤才好得慢了。”

    柳如思去她自己房中拎来放医疗工具的木箱子,取出一把小剪一把镊子,用消毒水消毒,她一边交待:“可能会有一点点疼,不过跟那天割开箭伤比可以忽略不计。”

    随后她径直开始拆线,每一针线从一端剪开,从另一端扯出来。

    秦义觉得这根本不能叫疼,像是被小虫叮了一下最多是痒,可随着一段段线的取出,他莫名觉得就像是他与柳如思的牵扯,也一根根被扯出…

    “我…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只要能先留在这里,别的可以慢慢来。

    柳如思手下动作不停,只是淡淡的说:“那我可治不好。”

    谁要你治好了…秦义沉默了一会儿,又换了措辞:“现在伤好了,就能干活了吧?”

    “…暂时不要剧烈的活动、搬重物,跑跳也要当心,感觉到疼就不要做。”柳如思尽职给出医嘱。

    “背上好了,我先出去。你可以趴在床上,用被子遮挡,只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