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小说 > 科幻小说 > 东图易家 > 章节目录 第45章 反击4(第1页/共2页)

章节目录 第45章 反击4(第1页/共2页)

 热门推荐:
    几个老人说说笑笑的就来到鹿城守备大堂,赵哲安来到右手首位坐下,明显他是觉得论军职上座应该是卢冠逸,而左手边的首位应该让给青龙军的统兵,毕竟他们是客军,谁知道卢冠逸直接坐在左手首位上,然后小有兴趣的看着他,赵哲安迷糊了一会突然想明白了:看来卢老鬼是服了少主了。于是他笑嘻嘻的说道:“卢老鬼,你一向眼光高,少主可还入你法眼。”卢冠逸笑骂了他一句然后一脸严肃的说道:“少主有胆有识而且智计过人,章阳平原一战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带着五万军队就敢直冲南疆军十三万大军的中军大营,居然还将对方冲乱了,数万新兵加卢侯申的三万朱雀军和青龙军啊,时间地势把握得相当准确,还有那敏锐的捕捉力让老头儿仿佛又看到当年老主公时与敌厮杀的情况,疼快啊!老头儿不得不服,今日这主位少主当之无愧。”

    赵哲安也满意的笑着:“少主的每一步都算计到了,从茗山的救援后退入关山开始,一步连着一步,这样长远的布局也只有当年的老主公了。”赵哲安其实一直和斗元辰有联系,所以从斗元辰和无锋一起时他们的每一步赵哲安都知道,越到后面赵哲安越感觉这个少主的不凡,到后来他都想集结部下跑去追随无锋,也正巧此时斗元辰来信要求他协助无锋,于是他立马将已经集结到的三万拉起直奔尧城附近,因为一直有杨钊的掩护四兽军任何动向都没能惊动朝廷。

    无锋因为要清点战扬所以是最后到鹿城的,当他进入议事厅时包括卢冠逸,赵哲安和尧城守将等七八个将领都在那里等着他了,这让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所有将领都没有一点不悦,都一脸的高兴,看着都比自己年长而且军职有的比自己还高,最低也是和自己平级的,无锋只有先向各位行礼,除了卢冠逸和赵哲安外其余的人都站了起来,他们自觉有些受不起:“无锋将军,你的礼我们可受不起,,章阳一战打出了我东图的威风,铁甲军不愧我宛郡的好男儿,我们宛郡各军将以你们为荣啊!”这些人虽然不会溜须拍马说的都是发自肺腑的,无锋也知道那一战为东图和自己赢得了什么,有一名章阳的守将拉着无锋直接走到主位:“无锋将军,其他话不多说了,这主位还得你来坐,后面的事还需要你安排,说吧,接下来我们怎么打?”其实接下来的战斗已经很轻松了,南疆残余军队退到了边城已经没有兵力发起反攻,鹿城收复宛郡南部各处的南疆军已经被封住了退路,只有投降和被歼灭两条路选,至于一直担心的西启军嘛,在这次战斗中西启军居然都没有动一下说明他们联盟算是瓦解了,如果张权够聪明现在他应该也在准备退兵了,不然等铁甲军挥军北上和高定义和熬城军联合他只有步南疆军的后尘了。

    对于西启的战斗无锋给出的建议就是追而不歼,西启军本来就已经有了退意,没有必要非得灭掉他们,而且西启军最精锐的是骑兵,如果想强行吃掉这几十万军队必将付出惨重的代价,说不定还会失败,南疆军虽然退去但是还有几万军队在,如果这边损失太大南疆军一定会反攻过来,到时可能中元也会摇摆不定,这种局面不是谁想看到的,还有就是无锋就是要加深他们之间的误会,让他们没有再联合的可能。

    既然方向定了就要看怎么打了,西启军不会一仗不打就自己退兵的,起码得让张权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吧!目前西启军分兵两路,一路占领象城在向夏县推进,一路围困熬城,安卢冠逸的想法就是取象城然后联合高定义灭掉夏县外的西启军。

    不过无锋的意思却是绕道攻击熬城的西启军,因为这里只有不到十万军队,打起来压力小损失不会太大,而且熬城解围后就意味着那边水路恢复,如果愿意还可以走水路攻击西启的几个城镇威胁他们的国土,这样就逼得张权不得不退兵。

    计议已定各将领都准备回营,无锋拦住了他们:“各位将军,接下来的战斗铁甲军无法参与了。”这倒是把这些将军弄懵了,这后面的战斗很轻松了就像捡功劳一样,无锋怎么却要退出呢?虽然说铁甲军这次伤亡过半,但是哪怕他无锋就带一个千人队过去大伙也不会和他抢功啊!就算是卢冠逸和赵哲安都迷糊了。

    无锋笑了笑:“铁甲军此次伤亡惨重已经不能再战了,我们就不去拖后腿了。”卢冠逸想了想就明白了:大的份功劳无锋是捞到了,没有必要和这些人再抢功吧,而且树大招风,救茗山,挑拨南疆,横山退中元军,章阳退南疆军,安功劳算他都该当朝一品了,但是这又太年轻了,现在就一品后面再立功又怎么封,可能现在朝廷也有些犯难了吧,所以无锋必须急流勇退不然以易无忌的个性又要犯猜忌了。卢冠逸对于这个少主更加佩服了,能在这个年龄就懂得这些,难得啊!

    “圣旨到!”传旨的却不是中宫官员而是御监司的人,旨意是让无锋领铁甲军返回横山准备出使中元国事宜。接旨后无锋有些不明白,忙向卢冠逸请教,卢冠逸笑了笑:“皇上的圣旨一般都是中宫官员来传的,但也有礼部官员传旨的,不过御监司过来传旨只有一个可能,御监司明里是独立的,暗地里却连着太宰,你自己想想吧!”无锋不用多想也明白了,这是太宰大人不想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