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小说 > 玄幻魔法 > 谎言管理司 > 章节目录 第19章 神秘的德撒之王(第1页/共2页)

章节目录 第19章 神秘的德撒之王(第1页/共2页)

 热门推荐:
    山上不断传来狼的嚎叫声,回荡在寂静的夜空。一棵参天古树上面,两只小猫头鹰在树枝上栖息,用警惕的眼神环视着四周。与它们相距不远的另一棵大树底下,一条深褐色的大蟒蛇静默无声、低贴在地面上,开展它的狩猎活动。

    小溪边上,三匹狼沿着溪流而下,走走停停,试图找寻自己的猎物。

    此时,东面板牙山的山脚下,两名侍卫小心翼翼地挪开一道石门,陈春秋和另外两名侍卫手持火把紧随其后,正在快速的穿过山洞。

    这个山洞,是陈春秋的秘密基地,也是他运输物资、与外界联络的重要通道。

    山洞的洞口极其隐秘,不但利用石头、灌木丛和树叶做了伪装,而且附近百米内都有侍卫在轮流把守,外人很难靠近。

    不一会,陈春秋五人从山洞的另一个洞口走出来,来到了天象部落的领地。

    他们穿过一片空旷的草地,走了大约两百米,顺着一条蜿蜒崎岖的小路上山,再穿过一片静谧而深邃的森林,最后来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脚下停了下来。

    陈春秋喘着粗气,借助火把的亮光,警惕地观察四周。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用石头堆砌而成,外表酷似蜂巢的蜂巢屋。屋后是连绵不绝的大山,屋前是一个用树枝围成的院子。不仅如此,蜂巢屋的屋前屋后、每个门口都有侍卫在把守,戒备森严。

    此刻的屋内亮着火光,并传出女人断断续续的哭泣声。

    一名侍卫好奇地问道:“酋长,怎么不走了?”

    陈春秋目光一冷:“再走五十多米就到了,我在此观察一下,看看是否有可疑之人。”

    侍卫面露不屑神色,打趣道:“我说酋长,这大晚上的,他们都早早睡觉了,哪有什么可疑之人呐?”

    “是呀!酋长,你多虑了。”另一名侍卫附和一句。

    陈春秋不以为然,一本正经的说:“你们有所不知,这天象部落的人比我们凶残、野蛮多了,经常在晚上伏击路人和野兽当作他们的食物。总之,小心为上!”

    四名侍卫面面相觑,顿时感觉后背有一股寒意袭来。

    “好了,走吧!”陈春秋没有理会侍卫们的夸张表情,丢下一句话后,率先往前面走去。

    四名侍卫不敢耽搁,立即跟了上去。

    很快,他们来到了蜂巢屋的院子门口。

    下一刻,院子门口的两名侍卫手持长矛对准陈春秋五人,其中一名侍卫大声喝道:“站住!你们是何人?”

    陈春秋的四名侍卫不甘示弱,连忙用手中的火把护在身前围成半个圆圈,将陈春秋护在圈内。

    陈春秋急忙拨开两名侍卫的手,示意他们把火把压低,并微笑着走上前:“我是落日部落的酋长陈春秋,来找德撒之王有要事禀报。”

    门口的两名侍卫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收起手中的长矛,恢复了刚才的站姿。其中一名侍卫冷眼看着陈春秋,用手指了一下:“你,进去吧!”

    言下之意就是,只允许陈春秋一个人进去,其他人都不可入内。

    陈春秋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当即吩咐四名侍卫:“你们在此等候,我去去就来!”

    “是,酋长!”四名侍卫异口同声地回答,随后一字排开,与门口的两名侍卫相对而站。

    陈春秋刚准备进去,下一秒却听到屋内传来了女人的哭泣声。这熟悉的声音,顿时让他心头一缩,脸色凝重了起来。他心里明白,在屋内哭泣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曾经的娘子顾绮柔。

    陈春秋没有多想,径自走到蜂巢屋门口,开始用暗语敲门。

    笃笃笃,啪——

    笃笃笃,啪啪啪——

    这是陈春秋与德撒之王约定的暗语。

    当敲门声响起的那一刻,屋内的哭泣声也戛然而止,接着便传来男人粗暴的吼声:“快点,进去老老实实待着!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来!”

    陈春秋站在门口听得真真切切,心里很不是滋味。趁着等候开门的间隙,他的思绪如潮水般涌来。

    顾绮柔来自云梦之城,年轻时鼻梁高挺,眉如弯月,唇红齿白,身形修长婀娜,有着倾国倾城的美貌,受到很多青年才俊的青睐,其中就有陈春秋和陈作山。

    不少青年为了得到顾绮柔,纷纷使出各自浑身解数,甚至为其倾尽所有,然而,最终却未能如愿。因为,顾绮柔在众多追求者中,偏偏喜欢上了长相帅气、气宇轩昂的陈作山,并且两人已私定终身。

    得知结果后,陈春秋仍不死心,借助其父亲的权势不断向顾绮柔家里施压。万般无奈之下,顾绮柔的父母不得不将顾绮柔许配给了陈春秋。

    成亲后,陈春秋像变了一个人,整天疑神疑鬼,觉得顾绮柔对他不忠,怀疑顾绮柔和陈作山有染。特别是在大儿子陈金锅出生后,陈春秋渐渐失去耐心,经常对顾绮柔百般刁难,大打出手,致使她多次受伤。陈春秋甚至觉得,陈金锅不是他的儿子,而是陈作山和顾绮柔的儿子。

    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