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小说 > 侦探推理 > 许以宴生 > 章节目录 第6章 对不起,小叔(第1页/共2页)

章节目录 第6章 对不起,小叔(第1页/共2页)

 热门推荐:
    她看了看三楼那个角落,心跳猛得漏了半拍。

    继而,飞快地爬上楼梯,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快点,快点见到他。

    身后还传来姜亭晚叮嘱她跑慢点的声音。

    沈知许深吸一口气,伸手敲了敲门。

    “进!”男人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出,低沉悦耳,震得她心头一紧。

    推开门,傅时宴正坐在床边的沙发上,眼神微眯,旁边还摆着个笔记本。

    他抬眸望着她,眼神如同深邃的黑洞,吞噬着她的灵魂。

    她感觉到周遭的一切都静止了,仿佛时间凝固了。她望向他,只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漩涡中。

    “什么事?”傅时宴突然开口道。

    沈知许依旧望着他,像是被他眼底的深邃参透,有那么一瞬间,她想逃。

    但她没有。

    她走近傅时宴,微微伏着身体,她漆黑的双眸星光点点,似乎含着某种别样的情绪,直勾勾地凝视着他,“小叔,谢谢你。”

    那温声细语,像是一片羽毛,扰得他心头微微发痒。

    傅时宴自觉好笑地回看她,深沉的眼底终于流露出了半分柔情。

    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她,她的目光明明灭灭,仿佛千言万语都汇聚在如幼兽一般的清澈双眸中。

    他眼中的情绪一闪而过,再开口时,却是平平淡淡的语气。

    “没事。”

    触及到他投射过来的眼神,她睫毛轻颤,心中一紧,连忙撇开视线,生怕泄露了半点少女心事。

    沈知许站在原地,心脏一阵乱跳,沉默的空气中充满着尴尬的味道,但她却很享受此刻的安静。

    “小叔,我听婶婶说你腿上的伤口裂开了,疼不疼啊?”沈知许边说着身体下意识地蹲下,撩起他的裤腿察看。

    少女的发丝微微垂下,轻轻触碰在他麦色的肌肤上。

    她抬眼望去,一大块肌肤被绷带缠起来,她轻轻地抚摸了上去。

    傅时宴闷哼一声,猛地按住了她那双不知分寸的手,那张极好看的脸一寸寸凑近了她,沈知许能感受到他吐露出来的温热气息。

    “出去。”

    在进入傅时宴房间前,她已经提前预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了。

    他言语刻薄,毫不掩饰他内心的傲慢,如果是第一天遇到他,沈知许肯定会节节败退,但如今,她已然有了办法。

    天知道她今天从一出院,就在做好十分的心理建设,方才有勇气踏进这扇门,面对那个冷漠寡情的男人——傅时宴。唯一的办法就是——死缠烂打。

    她对上他的视线,眨巴了下眼睛,歪着头,表情迷茫地问道,“小叔,怎么了?”

    “我让你出去。”傅时宴厉声道。

    “小叔,我跟你讲,我之前和你一样,腿上受过伤,照顾腿伤我有经验,这段时间就让我来照顾你,报答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沈知许假装没听到,依旧故作老成的边说边按摩着。

    傅时宴身体紧绷,无奈之下,靠着沙发后背,拍了拍旁边的沙发,示意她坐上来。

    沈知许坐到沙发上,唇角微微上翘,流露出内心的得意。

    无意间轻轻触碰到他的手臂,温热的触感将她瞬间拉回到那个拥抱,温暖而又有力。

    沈知许云淡风轻地描述她当时治疗腿伤的过程,痛过,哭过,终于,不再抱有幻想了,不再迷信逝去的人会复活。

    她转身望向阳台那幅巨大的落地窗,不让旁边的人发现她眼中的异样。

    傅时宴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女孩儿的背影,脸色还是一贯波澜不惊,看不出任何情绪,他在等她从难过里走出来。

    印象里,傅时宴经常见到她以笑示人,表现得懂事又乖巧。

    可从那些笑里,他依然能看到她内心的悲伤和矛盾。

    许是在傅时宴身边很有安全感,沈知许说着便靠着沙发睡熟了,呼吸均匀平缓,红唇自然微微的张着,一呼一吸之间露出红润透亮的唇珠。

    傅时宴斜靠在沙发上,眼底漾着细碎的笑意,在她的身上扫过。

    他的注意力被她眼角那条疤吸引,他知道,它的源来,似乎只有它在不断地提醒她发生过的事情。

    天色忽然变得阴沉,像是入了夜,似有雷声轰隆作响,扰得沈知许嘤咛了几声。

    鬼使神差地,他的手摸向了那条浅浅的疤痕……

    灰暗的光线下,疼惜的光在他眼里闪烁。

    *

    冬天的黄昏行色匆匆,很快就被夜色取代。

    眼睛微微睁开,鼻腔里环绕着一股清清淡淡的檀香味。沈知许轻轻伸展手臂,挠了挠乱乱的头发,半睡半醒地坐起来,发现自己在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房间里。

    “这是哪儿啊?”

    喔,是在傅时宴的房间。

    沈知许在心里这样叫他,其实从初次见面时,她就没当他是小叔,因为他实在长得太过妖冶好看,是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