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小说 > 武侠修真 > 流氓大领主 > 正文 第十卷 祭祀的神话 第四章 爆发!剑刃风暴!(下)(第1页/共2页)

正文 第十卷 祭祀的神话 第四章 爆发!剑刃风暴!(下)(第1页/共2页)

 热门推荐:
    而且围绕在罗炎身体周围的剑芒比起刚才他在原地转动的时候还要密集,看上去罗炎旋转着前进的动作像是很慢,但实际上,他和汉高间的距离几乎是在瞬间被拉近,汉高似乎也没想到罗炎的速度竟然能有这么快,等到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来不及闪避了,只能架起手里的灰烬使者硬挡。.neΤ

    他现在依旧是处在神力加身的状态中,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恐怖的力量,灰烬使者上的血红色火焰瞬间退去,涌上来的,是金黄色的火焰,他挥动着手里的灰烬使者,在身前划出一道由金黄色火焰组成的火焰盾,要将罗炎身边那密密麻麻的剑影烧成灰烬。

    在接触的一刹那,汉高感觉火焰盾似乎在瞬间被强大的力量反复轰击了数百次,即使这金黄色的火焰盾中蕴藏着火神的神力,但是也依旧承受不住这种恐怖的冲击,瞬间破裂,直到这时候,汉高才彻底的了解剑刃风暴有多么的恐怖。

    虽然火焰盾瞬间被罗炎攻破,但汉高毕竟是神级强者,他手里的灰烬使者更不是吃素的,手腕轻轻一抖,灰烬使者幻化出十多道金黄色的剑影,向着疾速旋转的罗炎射出,据说在使用剑刃风暴攻击敌人的时候,螳党族剑圣可以无视一切的魔法攻击,但是对物理攻击就无法做到免疫了。*****

    既然现在罗炎用的也是剑刃风暴,那他自然是想试一把,以攻对攻,如果能让罗炎受伤甚至是干掉罗炎,那么剑刃风暴自然就会停止。在攻击罗炎的时候,他也没有忘记保护好自己,灰烬使者上的金黄色光芒暴涨起来,被他竖放在身前,就像是一面金色的巨盾似的,挡住了剑刃风暴地攻击路线,他不相信剑刃风暴能厉害到摧毁神器的地步。那样的话,就不剑刃风暴了。

    从灰烬使者上射出的金黄色火焰斗气,只要进入到罗炎的身体周围,就全部被剑刃风暴绞碎,根本没有办法伤到罗炎分毫,虽然说单体实力上,灰烬使者上射出的斗气刃绝对要比罗炎的剑芒强。但是通过螳党族地秘密,使用出来的剑刃风暴,可以在一段时间里,让罗炎爆发出最强的战斗力,每一秒钟挥出的剑芒,都是一个可以让人吃惊得合不拢嘴的恐怖数字。*****

    一道剑芒不是火焰斗气刃的对手,十道百道又如果,所以这些金黄色的火焰斗气刃,全部都变成了一团团地火焰,飘落在罗炎的身体周围。接着又被罗炎旋转着斗气剑影带起,恍惚中,似乎罗炎的每一道剑芒上。也沾染了蕴藏着神力的火焰斗气,威力比起先前,还要强上几分。

    汉高闷哼一声,密集的斗气刃撞击在灰烬使者上,让他的手臂都感觉到颤抖,手里的力量更是加强了两分。如果灰烬使者不是由星辰铁制造出来的,又在白太阳中淬炼过,他怀疑即使是神器,也很难挡住这样蛮横的攻击,每一道斗气刃撞上灰烬使,就可以看见灰烬使者上面附带着的火焰斗气就弱上一些,如果反复地轰击之后,那金黄色的斗气火焰,现在已经变成了淡金色。随时都可能完全消失。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罗炎逼到如此地步。更没有想到罗炎竟然能使用出传说中的剑刃风暴这个技能,看着随时都可能在剑刃风暴持续不断打击彻底消失地斗气盾。*****看着灰烬使者剑刃上的淡金色光芒,想着自己一个神级高手,竟被一个圣阶都还不是人族弄得如此的狼狈,兽人嗜血好战的天性在他的血液里苏醒。

    没有选择防御,汉高这次选择的是进攻,剑刃风暴地确很强,那么就用更强的攻击来克制它,这就是此刻汉高心里所想的一切,他毅然举起手里的灰烬使者,也不管这样会中门大开,被罗炎的剑刃风暴长驱直入,就那么一剑向罗炎劈落,用绝对的力量来破解罗炎这绝对的技巧,现在就看看是谁更强。

    他身上的金色火焰发出明亮的光芒,一阵阵热力传递到灰烬使者地剑刃上,接着灰烬使者上面出现了一朵朵地金黄色火焰图案,将整个剑刃压满,看上去充满了神圣高贵的味道,罗炎也知道这是决定胜负成败,决定自己和兰若心能不能活下去地最关键时刻,咬着牙将身体里所有的斗气全部抽空,然后他身体周围的剑刃猛然暴涨数倍,将持着灰烬使者,向他当头劈下的汉高卷了进来。===

    要赢,更要活着去赢,所以罗炎的选择就是用几乎全部的剑刃来抵挡汉高从上劈下的一剑,余下的那部分剑芒,则是向汉高的身体射去,只要汉高受伤,他就可以抽身而退,逼得汉高兑现承诺,放他和兰若心安然离开。

    “轰”的一声,满天剑影在一阵剧烈的碰撞之后散去,罗炎倒飞着摔倒在兰若心的身边,身上的衣袍被剑气割碎,就像是一个乞丐,他手上还紧紧抓着兰若心的那把长剑,拼命想从地上爬起来,挣扎了几下,却还是摔在地上,无法动弹。

    在罗炎身边的兰若心轻轻的伸出手,握住罗炎的手腕,一股温柔祥和的斗气沿着他的气脉慢慢的游走在他的身体里,让他觉得舒服了许多,不过当兰若心微笑着看向罗炎的脸时,却发现从罗炎头发里,一股鲜血,沿着眉心,向下滴落,让罗炎的俊脸变得狰狞起来。

    而对面的汉高却是稳稳的站立着,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