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小说 > 武侠修真 > 流氓大领主 > 第十七卷 胜负手 第九章 献祭的火焰(第1页/共4页)

第十七卷 胜负手 第九章 献祭的火焰(第1页/共4页)

 热门推荐:
    看见罗炎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喜色,兰若心轻笑一声,对罗炎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对付那两名魔族的办法?”在她对罗炎说出提点的话之后,罗炎脸上就出现了这种喜悦的神色,毫无疑问,他肯定是想到了办法。

    罗炎点兰若心点了点头道:“没错!兰姨,我现在就回去审讯那两名魔族,等那边有了收获,我再来陪兰姨您聊天!”说完,他就站了起来。卡路看见罗炎站起,也连忙跟着罗炎站起来,将门打开。

    “去吧!我这里你就不用担心了,忙你自己的事情要紧!”兰若心对罗炎挥了挥手,看着他和卡路一起走了出去。等卡路将门掩上之后,她的脸上才出现了一丝混杂着落寞和疲倦的神色,眼中涌动着复杂难明的光芒,良久,才低低的叹息了一声。

    被关押在房间里的吉瑟尔百无聊赖之下,四下打量着房间里面的装饰和布置,她虽然没有被限制住行动的自由,但是双手被禁魔圈套住,根本没办法凝结哪怕是一点点的魔力,加上房间外面可是围满了看守的士兵,以她现在比起普通的女孩还不如的实力,想逃出去,简直就是在做梦。

    就在她正对着墙壁上挂着一幅风景画发呆时,房门突然被推开,吉瑟尔一转身就看见罗炎和卡路推开门走了进来,尤其是罗炎,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似乎有什么阴谋诡计一样,吉瑟尔心里暗暗惊讶。不过脸上却是一片平静,似乎罗炎和卡路去而复返,是在她预料之中的事情一样。

    “两位,怎么才走就又转回来了,难道是因为想不到办法,想求我告诉你们一点情报吗?”吉瑟尔嘴角扯出一丝讥讽地笑容,对罗炎轻笑着问了一句,看她那样子,倒像自己不是罗炎的俘虏,罗炎应该是她的俘虏才是。

    罗炎的脸上出现惊讶的神色。他略做夸张的对吉瑟尔道:“没想到这都被您猜到了。吉瑟尔小姐,您怎么知道我这次过来是要求您说出你们魔族的秘密情报呢!”罗炎那夸张的表情,让站在他身边的卡路忍不住笑了出来,察觉到自己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发笑。\\他连忙装出严肃的样子,不过终究还是装得不太像,让吉瑟尔看得心里恼火,却又没办法发泄。

    “说吧!领主大人。您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吉瑟尔坐回到椅子上,抬起头,看着罗炎。脸上流露出一股坚毅地神色,不管罗炎用出什么手段,她都已经下定决心,不会对罗炎屈服的,只是她还弄不明白,这么短的时间,罗炎就能找出办法让自己开口不成?

    谁想到罗炎听了她的话之后,什么也没说,只是对她笑了一下,走过来。拉起一张椅子。挨着她坐下,对她笑着道:“吉瑟尔小姐。我这次来真地是求你的!求你不要逼我对你使用粗鲁的手段,我可不想看到你这么个大美女在我的手上生不如死地痛苦下去!”

    吉瑟尔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鄙视的神色。她看了看罗炎,然后对罗炎道:“你想做什么,尽管来吧!我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地!”看她那样子,似乎误会了罗炎的用意,以为罗炎要对她用上下流的手段。

    看到吉瑟尔脸上的神色,罗炎哈哈的一笑凑过脸去,对吉瑟尔笑道:“看来你是误会我了,听你说你和佩顿身体都经过了特殊的训练,无法感觉到疼痛,我本来的确是没办法拿你怎么样的!不过刚才我走在路上,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我似乎有一个名叫献祭的技能,这个技能好像可以直接燃烧人的灵魂之后,将它灼伤,据说这种只要有灵魂存在地生命都没有办法忍受,而且灵魂之火受到灼烧时间太长,人就会变傻,吉瑟尔小姐,你是不想试一下呢?”

    听到罗炎地话,吉瑟尔脸上一片苍白,神色终于发生了变化,献祭这个技能她也曾在书中看到过,不过那个技能似乎不是人族所能学会的,眼前这个家伙,该不会是在威严恫吓吧?她地眼中出现了狐疑的神色,看了罗炎一下,镇定下心神,对罗炎道:“领主大人您是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呢!献祭这个技能你们人族根本无法学习,就算您想吓我,也应该找个别地借口才是!”

    罗炎摇了摇头,对吉瑟尔笑道:“我知道仅仅凭我一句话,你是不会相信的!看来我只能是对你使用这个技能了,还希望你不要怪我才是,我也是被你逼得没办法才会出此下策的!”说完,罗炎的身上突然升腾起一股金色的火焰,那火焰带着一种透明的味道,像是没有实质一般,但是却又随着房间里的空气流动而依附在罗炎的身体上缓缓的流动着。\\/\

    吉瑟尔也只是知道献祭这个技能可以伤害到任何与使用者接触的人的灵魂,只要有身体接触,就无法躲避,这种技能用在近战中的效果尤其明显,可以让攻击使用者的人时刻出于灵魂受伤害的状态中,甚至无法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至于这献祭技能到底是什么样的!她心里可就不清楚了,现在看着罗炎披着那一层金色的火焰向自己走过来,也不敢肯定那是不是献祭之火,心里虽然惊恐害怕,但是却又要强自忍受下来,这千般滋味在她心里纠缠在一起,让她眼中竟也出现了一丝晶莹的泪光来。

    罗炎看见吉瑟尔眼中出现的泪光,呆了一下,他一向不喜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