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小说 > 武侠修真 > 流氓大领主 > 第十八卷 第十章 魔法军团的覆灭(第1页/共4页)

第十八卷 第十章 魔法军团的覆灭(第1页/共4页)

 热门推荐:
    虽然跑在最前面的那群魔族倒在了卡慈莫丹火枪手的齐射中,不过他们后面的魔族还是前赴后继的冲了上来,穿过由弩箭机和弓箭手组成的恐怖拦截箭雨,那些魔族的士兵们,几乎人人带伤,不过看着索思克城的城墙就在自己的眼前,想着身后伟大的巫妖王陛下正在观战,这些已经将所有的力气和幸运都用在了穿越火线上的魔族士兵们,一排排的在卡慈莫丹火枪手的射击中倒下。

    卡慈莫丹火枪手不比弓箭手,弓箭手最多射空三个箭囊,就会双手酸软到无法控弓,根本无法继续攻击,除非是休息上一段时间。而这些卡慈莫丹火枪手则不一样,只要有枪子,他们就可以无限制的攻击下去,根本不存在疲劳这一说法。

    三个箭囊,说快也快,说慢也慢,如果是像那些贵族游猎的时候那样射击,三个箭囊估计可以让他们射上一天,以那样的频率控弦,是不可能会觉得疲倦的!而索思克城城墙上的弓箭手们,则几乎是在最短的时间里,将三个箭囊给射空了,即使到后面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了控制自己射箭的速度,但疲倦感还是不可抑制的向他们袭击过来。

    罗炎和卡路早就做好了对应的办法,他们已经预留下了一部分的弓箭手,用来顶替城墙上的这些弓箭手们,让他们能得到几个小时的时间来恢复体力,根据罗炎和卡路的预计,魔族的这波攻势在预留的弓箭手上城墙之后,也就差不到要到尾声了,等魔族准备起下一次的进攻时,那些弓箭手们完全有充足的时间来恢复体力。

    虽然说罗炎和卡路预留下来的弓箭手远比最开始派上城墙的弓箭手要少得多,但是加上城墙上的那些卡慈莫丹火枪手,简直就成了一道魔族完全无法逾越的障碍,不过魔族地数量实在是太多,可能是感觉到了索思克城城墙上的攻击力度比起最开始要稍微松了那么一点。后面冲上来的魔族食尸鬼战士和机关憎恶武士都扛着盾牌,块头比较大的机关憎恶武士甚至都举起一面面巨大的橹盾,向着索思克城走过来。

    虽然橹盾无法抵挡大型弩箭机的穿透,不过一般弓箭手的攻击完全无法对躲在橹盾后面的魔族造成什么伤害,卡慈莫丹火枪虽然有点作用,不过枪子在穿透了橹盾之后,也是威力大减,根本没办法对那些魔族造成大规模地杀伤。\\\\那些魔族的食尸鬼战士甚至都举着手上简陋的盾牌,躲在了机关憎恶武士的身后,似乎这样就不用担心从索思克城城墙上射下来的那些羽箭了。

    橹盾虽然坚固,但也仅仅只是对于防御弓箭手射出的羽箭,只要被弩箭撞上,那些橹盾立刻就飞溅起满天的碎屑,变成一块块地。躲在橹盾后面的魔族也被那些有着斧刃般宽度的弩箭砍成两半,倒在了地上,甚至那些走在机关憎恶武士身后的食尸鬼有时候也一样会被弩箭给钉在地上,惨嚎不以。

    即使是这样,大量的魔族还是迈着坚定的步伐,一步步的向着索思克城靠拢过来,走在后面地地穴领主甚至已经走到了他们地攻击范围里面。冒着箭雨。将背上的长矛握在手上,向着索思克城地城墙上投掷过来。

    在地穴领主开始准备对索思克城攻击的时候。索思克城地城墙上,一队队的步兵将塔盾从武备库里推出来。然后那些塔盾被推到了城墙边,将弩箭机和卡慈莫丹火枪手掩护起来。地穴领主地长矛撞在塔盾上,发出阵阵脆响。不过人族的损失则是要小得多。

    真正危险地,是那些正慢慢向着战场走过来的魔族魔法师们,他们才是这场战斗的真正主角,索思克城什么都不缺,就是缺少魔法师,虽然说矮人破击炮的存在可以大幅度的弥补索思克城远程攻击力的不足,但是真要面对上魔族的魔法师,劣势就出现了,因为矮人破击炮根本无法给自己加持魔法盾,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弱点。

    卡路看着正一步步向战场走过来的魔族魔法师方阵,嘴角出现了一丝的冷笑来,天空中魔族的羽翼骑士也扇动着翅膀,向着索思克城逼近过来,这次魔族是准备来个空地一体化攻击,争取将索思克城的城墙攻破,他们的巫妖王可是在后面压阵看着,要是用上全部力量都还拿不下索思克城,那些魔族的将军们就可以全部去死了。\\\

    虽然地穴领主的攻击被塔盾挡下了大半,不过魔族的地穴领主马上就改变了了自己的攻击方式,他们有足够的臂力,即使是从下往上的投掷出长矛,也依旧可以划出高高的的曲线,绕过那些竖立在城墙上的塔盾,攻击到在塔盾后面的人族士兵。

    瞬间,血流成河,一个又一个索思克城城墙上的弓箭手倒在了鲜血中,他们的身体被地穴领主投掷出的长矛以巨大的惯性钉在了坚硬的青石铺成的城墙路面上,鲜血从青石的缝隙里慢慢的渗透下去,像是一头魔兽在饱饮着人族的鲜血一般。

    卡路隐忍到现在,终于决定使用手头上的投石机中队了,集合了索思克城所有的投石机,全部都整齐的码在城墙下面的广场上,这些投石机都已经标定好了投掷的坐标,装上了碎石,拉紧了绞索,只等值星官的一声令夏,成千上万的碎石就会像是天空中下起的石雨般砸向正在进攻的魔族。

    他的手轻轻的举起,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