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小说 > 武侠修真 > 流氓大领主 > 第十九卷 颠覆与改变 第一章 艰苦的守城战(第3页/共4页)

第十九卷 颠覆与改变 第一章 艰苦的守城战(第3页/共4页)

 热门推荐:
负责巡视,一看见魔族再度对索思克城展开进攻。他连忙把卡路给喊了过来,虽然他之前已经预料到攻城心切的巫妖王一定会在最短地时间里再度发起对索思克城的攻击。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时间竟然是如此的紧迫。魔族居然能够在下午马上就再度地组织起一次攻势过来。

    按照以前的经验,魔族在索思克城外吃了这个大亏。最起码要老实上好一段时间地,一般最少十天半也不敢动,就算是现在有巫妖王坐镇,罗炎估计他们最少要等到后天才有能力发起攻击,谁知道只是过了半天,魔族就来了,看来魔族对索思克城是志在必得,想要打通索思克城,将索思克城后方的几处魔族利用时空裂缝突袭占据地城市连起来。

    卡路来到城墙上的时候,最前面地魔族士兵已经快要接近索思克城城墙上弩箭机的射程了,看见那海浪一样滔滔不绝的魔族士兵,卡路的脸色马上就变了,他小声的对罗炎道:“老大,要是以后魔族每天都保持着这样的攻势,我们绝对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守上十天的!我们手里枪子和炮弹已经不多了!”

    罗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对卡路道:“我只希望这是魔族最后的疯狂,还好上午的时候我带着骑兵出击,将他们的魔法师消灭了大半,不然的话,我们的处境会更困难,菲尔那个老狐狸走的时候竟然把所有的魔法师都带走了,也没说给我们留下一些来,你去通知矮人破击炮军团和飞行机器军团,在攻击的时候注意节省弹药,尤其是矮人破击炮军团,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开火,从现在开始,他们攻击的目标,必须由我亲自选定才行。

    卡路应了一声,将罗炎的这道命令传达了下去,现在城墙上一片紧张,士兵们正在检查着各种守城的武器和物资,实际上因为罗炎手下洛丹伦军团的强势,索思克城的守军有大量的守城物资和武器都还没来得及使用,檑木,滚石,火油等等都非常的充足,支撑十天实际上没问题的,不过现在像现在魔族这样规模的进攻,如果真的每天都能保持住,守城十天只是一个梦想而已。

    在魔族的食尸鬼战士进入到弩箭机射程的时候,弩箭机马上就开始了射击,不过这次弩箭机的攻击力度比上午的时候要小得多,倒不是罗炎想要节省弩箭,而是为了保持住火力的持续性,虽然上午的时候他将弩箭机分成了两波,非常好的起到了延续攻击力的作用,但是因为大型守城用的弩箭机装填实在是太困难了,所以还是会有一段时间的攻击空白,现在分成了三波,就自然没有这个问题了。

    魔族的士兵看见索思克城城墙上射下来的弩箭比起先前要稀疏了许多,第一个想法就是人族的物资似乎出现了短缺,所以他们欢呼着向索思克城冲了过来,刚才他们伟大的巫妖王已经发布了命令,不管是什么人,什么身份,谁第一个冲上了索思克城的城墙,就立刻封为军团长,统领一个军机关憎恶武士都扛上了云梯,这些云梯和后面正缓缓向战场上移动的投石机一样,都是魔族从他们占领的城市里面收集到的,还有不少是逼着抓到的人族工匠为他们制造的,这已经是他们手上能拿得出来的所有存货了,虽然少了魔法师军团,不过比起上午的一波攻击,这次魔族的攻击威胁更大。

    因为弩箭箭雨的稀疏,所以大量的魔族士兵冲过了弩箭机的封锁线,向着索思克城的城墙挺进!罗炎看着那些密密麻麻挤在一起,扛着云梯,向着索思克城冲过来的魔族士兵,冷笑着道:“传我的命令,放滚石!”

    在索思克城的城墙上,出现了一个个的开口,然后一颗又一颗巨大的石球从那些开口里面飞了出来,居高临下的向底下的魔族士兵们砸了过去,几乎每隔十米,就会出现这样一个放出滚石的开口来,每一颗滚石直径都在三米以上,因为打磨得非常的光滑,落到地面上之后,就因为那巨大的惯性而向前滚动起来,尤其是索思克城的城墙相比城墙外面的空地来说,算是建在高处的,所以石球就滚动得越来越快,最起码在上百米的距离内,他们是不会停下来的。

    只要石球经过的地方,魔族的士兵就纷纷开始躲避,躲闪不及的士兵,都变成了石球上面的肉沫,每一颗石球滚动过去的轨迹上,都是蓝色的鲜血和魔族士兵那被压扁了的尸体,形成一道道蓝色的条纹,整齐的铺在索思克城前面的空地上。

    看见这恐怖的石球攻击,魔族的进攻停顿了一下会,不过马上就有更多的士兵冲了上来,他们的使命就是战死,光荣的战死。在巫妖王的殷切目光中,他们愿意为了魔神大人献上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

    等到那些士兵扛着长长的云梯冲到了城墙边上时,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这次索思克行的城墙上再也没有滚出那巨大的石球了。不过还没等他们从欣喜中回过神来,在他们的头顶上方,一个个极小的窗户被打开了,然后一根铁管从里面伸出来,黑色的火油从那根铁棍里面喷出,浇得那些魔族士兵身上都是火油。

    还没等那些魔族的士兵反应过来自己身上这黑色的液体是什么,城墙上的守军就像下面扔下一个又一个的火把来,轰的一下,他们的身体马上被火把点燃,从城墙上看下去,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