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小说 > 武侠修真 > 流氓大领主 > 第十九卷 颠覆与改变 第二十卷 重生与希望 第四章 双头蛇(第3页/共4页)

第十九卷 颠覆与改变 第二十卷 重生与希望 第四章 双头蛇(第3页/共4页)

 热门推荐:
是米莲娜正巧就在洛丹伦的话,她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所以芬娜根本不清楚还有便携式魔法传送阵这么个宝贝,现在看着罗炎,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面满是疑惑的神色。

    “这几个箱子里面装的都是我们洛丹伦铁匠铺地最新研究成果,我们能不能在洛丹伦和伊夫堡要塞之间自由来去,靠的就是它们了!”罗炎小声的在芬娜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趁着四下无人,还在芬娜那粉嫩的耳垂上轻轻的咬了一下。让芬娜脸上的皮肤在火把的光芒中呈现出一种充满了诱惑力的粉红色来。

    芬娜对这件事情完全不知情,虽然她心里已经有点在往魔法传送阵这个答案上靠拢。可惜的是,魔法传送阵无一不是那种要占据很大面积,需要非常地魔法师一起释放魔力才能驱动的奢侈品,眼前的这几个箱子虽然说因非常大了,但是和那些传说中的魔法传送阵比起来。似乎还显得太小了一点,而且洛丹伦是出了名的缺魔法师。罗炎也不可能奢侈得弄那么多魔法师来摆弄一个魔法传送阵。

    看到芬娜似乎还没有猜出正确的答案,罗炎只能是无奈对着芬娜道:“那是便携式的魔法传送阵,一次可以传送百人左右的士兵和十五吨的物资。我这次带了四块到伊夫堡要塞来,利用他们和洛丹伦之间初步做成连接,这样一来,伊夫堡要塞地兵力和洛丹伦的兵力就可以相互支援,像是一个双头蛇似地,让敌人无所适从了。”

    “便携式魔法传送阵?”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芬娜很明显的呆了一下,然后重复了一次这个有点长的名字,眼中出现了一丝喜悦和不解混合在一起的光芒来,指着那四个大箱子,对罗炎笑着问道:“你是说,那四个箱子里面装地都是魔法传送阵,而且还是便携式的,什么时候我们洛丹伦已经可以制造出这么先进地东西

    “我们洛丹伦的铁匠铺可是一直走在奥瑞克大陆军工地前列的,一个便携式地魔法传送阵而已,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罗炎不满的出声纠正了一下芬娜话里的错误,然后对着芬娜笑道:“怎么样,有了它们,我们就能够随时回到洛丹伦去了!”说着,他就在芬娜的俏脸上吻了一下。

    芬娜睁大了眼睛,一动也不动的盯着罗炎的脸,然后指着那四个箱子,对罗炎问道:“对了,这个什么便携式魔法传送阵是怎么驱动的,要是使用魔法师的话,那就麻烦了,我们伊夫堡要塞里的魔法师连魔力支撑着要塞的魔法护盾都有问题,指望他们来给便携式魔法传送阵输入魔力,我看是不可能的了!”

    “这个便携式魔法传送阵,只需要风系魔晶就可以驱动了!”罗炎低低的对着芬娜解释了一下,然后拉着芬娜的小手,在她的耳边对她道:“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这里人多嘴杂的,要是走漏了风声那就不好办了!”说着,他就拉起芬娜软绵绵的小手,向着自己的城主府那里走了过去,他身后的那些牛头人战士将四个大箱子装上马车,然后跟在了罗炎和芬娜的身上,随着他们一起进入到了领主府里面,再找了个领主府里面宽敞的大房间,将四个便携式的魔法传送阵从箱子里面取了出去。

    在场的除了他和芬娜之外,就全部都是他带来的牛头人战士了。等那几个牛头人将便携式的魔法传送阵从箱子里面取出来的时候,他自己都紧张起来了,说句实话,这个什么便携式魔法传送阵他到现在也才和身边的芬娜一样,都是第一次见到,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行,所以心里也是非常的担心。

    在他和芬娜眼前出现的,是一个足有十几米方圆的大铁盘,大铁盘上闪动着暗金色的光芒,里面似乎还有一点点星辉再闪耀着,似乎是添加了星辰铁和精金,所以看起来才能有这样的效果,大铁盘上面雕着一个个的魔法字符,还雕刻着罗炎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头昏眼花的繁复魔法花纹,虽然这些字符和魔法花纹将整个便携式魔法传送阵全部都笼罩了起来,但是这些字符和魔法花纹却是那么的协调,充满了神秘的美感。

    在这个大铁盘的中间,还镶嵌着一块用来提供魔力的青色风系魔晶,不过这块魔晶是可以更换的,如果里面的魔晶魔力不足了,完全可以将它取出来,然后再换上另一块,十分的方便,等到四个便携式魔法传送阵全部都铺好了之后,诺大的一个房间,就已经全部都占满了,看着魔法阵上闪烁着的淡淡魔法光芒,罗炎对着芬娜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然后笑着对芬娜道:“想不想和我一起试试直接传送回到洛丹伦去的这份感觉呢?”

    这些魔法传送阵实在运到伊夫堡要塞之前就已经全部都调试好了,和对应的魔法传送阵之间已经建立起了联系,只需要有人踏上去,魔法传送阵就会自行启动,十分的方便。

    看到罗炎对自己发出了邀请,芬娜自然是笑着对罗炎点了点头,然后和他肩并肩的站在了一起,准备走上其中一个魔法传送阵。罗炎紧紧的握住了芬娜的手,然后对着身边的那些牛头人战士沉声道:“你们守住这个房间,任何人不得靠近,如果有人敢闯过不要和他们讲什么客气!”

    那些牛头人听到了罗炎的话,都默不做声的将自己背上的金属图腾柱取了下来,双手扶住这些图腾柱,将它笔直